您的位置: 玟丽听我讲故事 > 城市

平庸之恶- 一月读书笔记之汉娜.阿伦特

2019-09-09来源:玟丽听我讲故事

一月份看的书主要因两部优秀的传记电影引起的。

都刷新了对事物的理解

什么是恶和为什么要爱。

这篇先讲讲《汉娜.阿伦特》这部电影引出的恶的思考。


汉娜.阿伦特是著名的犹太女哲学家、作家, 在二战期间曾经被关进个隔离营,后来幸运的到了美国。

1960年,在得知二战中主要负责犹太人处置事项的纳粹高官艾希曼在阿根廷被捕,并送往以色列受审后,以《NewYorker》特约撰稿人的身份前往耶路撒冷旁听审讯。

她的出身经历和学术地位让所有人自然的认为她会是讨伐纳粹的一枚有力战将。出发前家人朋友都是在担心旁听审讯会勾起不堪回首的苦难记忆。

但是她的报道一出,瞬时引起轩然大波。因为她对于审讯过程和合理性提出来质疑,并且通过事实的层层盘剥也带出来对于当时犹太社团领袖不作为而带来负面影响的批评。


我自己很喜欢电影的风格,冷静和平衡。汉娜夫妻之间,她和朋友之间在学术和生活上的观点碰撞都很精彩。电影反复看了两遍。

汉娜的老师是德国著名哲学家海德格尔,他们也曾经相爱过。海德格尔曾经对汉娜说:学会思考,思考是孤独的行动。

这句话比“独立思考”彻底多了。 想要真正的思考,要能承受孤独。


看完电影,找了引出这部电影的原著《艾希曼在耶路撒冷》来看。  

汉娜在电影中曾经反驳那些人云亦云的舆论;他们甚至都没有看过我的文章就来反驳我。 是啊,为了再次印证电影的观点,我也看看原著。  

段落字句间充满了哲学家的思辨。 她是个只讲逻辑不讲感情的学者。她只关注事实。 这才是为什么她会引起很多反感的根源吧。 

她的书中有对于审批艾希曼的整个过程从审批一个人到变成一场秀的质疑,变成了对于犹太人所受苦难的倾诉。更有对在纳粹占领时犹太社团领袖的羔羊表现,奴性,顺从甚至纵容的隐约批评。

事实上,她没有替艾希曼做辩护,只是客观的说,“有如此多的人跟他一样,既不心理变态,也不暴虐成性,无论过去还是现在,他们都太正常了。。。他没有成为恶棍的理想也没有决心,他的深层动机就是不断升迁。。。


她的著作一问世就引出如潮恶评,甚至多年老友也和她交恶,在那个全世界都还沉浸在法西斯的伤害,犹太复国以色列正在焦灼的时代,她的观点触犯了多少汹涌民意。

而她,

只是不恭顺于任何制度,

不恭顺于任何似是而非的笼统理论而已。 

经年,她的观点越来越被证明理性客观,而她已经不在人世。。。


她的文字表达了很多对于不作秀的敬意,再次印证了这是一个追索真实和事实的学者, 更不会沽名钓誉。  


本书最吸引我的是关于“平庸之恶”的观点。

“正如她所看到的,罪恶的实施者中并不一定只有恶魔,还会有白痴和笨蛋”


刚好最近接触了另一本书,书名就叫《恶》,全名是《恶,在人类暴力与残酷之中》。这是一部研究“恶”与“邪恶”的著作。 


书里的观点很像对于汉娜的观点的延伸。

  

我们常说开卷有益,我总说,那个益就是翻倒之前的成见和常识。


这本书是那种大部分观点都是来我们的常识不一致的。

我们从小经历的是非黑即白的教育,到现在,看电影时还会有人问:这是好人还是坏人?我们总觉得有一类人,就是恶人,他们天生就是反人类的,是邪恶的,是对他人造成伤害的。

作者的研究观点就是:邪恶不是那种天生植入的特质,而是我们每个人身上都具备的为了生存或者安全而将行为诉诸暴力,并且将这个行为合理化的倾向。 如果去仔细剖析某一个具体的极端事件,往往最终发现结果来自于双方的互相挑衅。换句话说,所有恶的行为都是累积起来的。

这就是为什么在如今互联网极度发达的时代,很多公共事件都会不停反转。


恶的来源分为几类,首先行恶的人往往能力是低于平均值的,但是对于物质财富的追求中,在正规获取途径的能力不足而欲望很大,所以开始行恶,或者是高自尊的人的自负收到了伤害,不能因为自身能力得到尊重但是又自视良好,也容易出现极端行为,比如家暴实施者。 

第三种是施恶者极端理想主义者,这种才是真正的恶人。 他们会被自己认为正常的理想驱动,而不计较非常规非理性手段。

最后还有一种,是以施虐为乐的。 这种最可怕。研究发现,这种施恶者在最初也是有同理心而感觉不安的,但是慢慢不习惯变成习惯,到麻木,人的身体会对这种外界刺激进行调节,到体会到了快乐。 这就能解释我们在影视剧里看到的刑讯实施者为什么不像我们看不得别人受苦。


看了这么多,收获就是

1. 如果碰到恶人,大部分情况下,恶人是前两者,不要怕,因为他们通常能力不高哈哈。 后面两种作者没说该怎么对付,也不好对付。。。 

2. 恶往往来自于平庸,善才是需要勇气的,因为有时需要不恭顺于乌合之众的舆论,需要更多的自制力,需要更多的理想主义。






本文由玟丽听我讲故事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