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玟丽听我讲故事 > 女性

市场认识论与大金融周期波动

2019-08-10来源:玟丽听我讲故事
主流市场派坚持要尊重市场,再强大的理论经不住市场的检验就只能是纸上谈兵。再强大的资金,在市场的浩瀚宇宙中只是沧海一粟,很容易被市场吞噬。
同时,凯恩斯派则一贯主张政府至上原则,所以在他的理论中浓墨重彩地描绘了市场失灵及其危害,并在总供给等于总需求的平衡分析中大肆宣扬政府的作用。
以上两派立场鲜明,分歧严重,于是出现了“既要也要”的第三派,称为马克思主义派,试图做和事佬,同时拉动两派来支撑自己的门面。
然而应该说,以上三派都存在严重问题。凯恩斯虽然意识到市场的问题,但是将希望寄托在政府手中,正所谓“差之毫厘失之千里”。与市场相比,政府的能力实际上是低一个层级的,很简单的道理,所谓的市场均衡,是要在市场各方动态博弈后反复磨底才能确认,政府在市场均衡的认知方面是远远弱于市场的,所以凯恩斯虽然认识到市场的局限性,但是错误的把政府当做救命稻草,导致被一些国家采用后进一步错误地将适用范围人为地扩大到金融领域,就这点来说,凯恩斯要负主要责任。
为了便于大家理解,我们就拿政府干预市场失灵的最主要的两个手段:税收和补贴来说明政府的能力层级其实是多么低。首先,正如凯恩斯所说,税收和补贴目的是为了让资源配置回归公平,但是除非政府能够遇先知道平衡点的位置,否则这种高起点低终点的行为只会强化市场和政府的对立情绪。税收和补贴的目的是调整垄断者和跟风者的利益关系。但是政府能知道垄断厂商真实的边际成本曲线吗?这种边际成本不仅要考虑真实成本,还要考虑外部性,被搭便车以及行业领军成本,获得这些信息难如登天。其次退一万步讲即便获取了,你又如何保证所征的税能够使得该行业整体是扩张产能趋势使得产品价格下降而不是继续收缩产能导致价格进一步上升?这不仅要考虑上述边际成本曲线,还和老板的边际利润倾向有关。而且税收政策一旦运用不当,可能对行业造成毁灭性打击。所以凯恩斯的问题在于当市场错配时,没有对政府的权力进行有效约束。政府只能对于垄断厂商明确的违法犯罪行为,比如合同诈骗,盗窃商业机密等进行酌情从重处罚,肆意征税和发放补贴的行为应当受到严格约束。可以通过资金,技术支持扶植竞争对手的方式逼迫垄断方改变盈利模式,而不能是武断地用税收进行打断造成行业链条出现危机。
明确了以上观点之后,就能推广到全球。所谓的全球市场,看似深不见底,变幻莫测,但是万变不离其宗,究其根本,仍没有摆脱羊群效应的情绪统治。大部分参与者获取的信息仅来自于公开渠道,从效率上讲已然远远落后于获取一线信息的大资金,所以市场最终还是由大资金博弈结果决定。而大资金的情报来源,一般都是靠踩边线的方法,游走在内幕交易与非内幕交易的边缘。而他们的主要信息渠道,则是那些自负盛名的大型投资咨询机构,而那些自负盛名的投资咨询机构,所依赖的主要估值理念,竟然是均值复归!
这就很成问题了,当世界政治环境稳定的情况下,均值复归必然成立。但是当世界政治局势开始出现剧变之时,那么这些投资咨询机构就可能成为埋葬大批资金的罪魁祸首。因为他们普遍相信所谓的公允价值,所谓的价值中枢。他们通过所谓的价值模型以及一系列的技术分析法,给出了技术点位和所谓的支持理由。应该说这种大型知名机构市场评论的潜在影响力是巨大的,至少很大程度上左右了大资金的判断力。使得市场参与者对于所谓的均值复归深信不疑。而仔细推敲便不难发现,这种所谓的公允价值及均值复归,都是建立在“历史会很快重演”,“坏日子总是暂时的,趋势一般不会改变”。所以这些知名机构本身其实也是羊群效应的产物,看,现实是多么地讽刺!诚如他们自己所认为的那样,趋势一般不会改变,但是一旦改变,必然是血雨腥风,血流成河,是全球范围的金融浩劫。究其本质,是因为所谓的价值公允,是一种极弱平衡点概念,一朝被打破,所谓的公允价值也会同时变动,以至于当市场认为价值回归公允的同时,实际上价值已经开始偏离真正的公允。这种现实与市场观点出现的悖离,会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步累积并到达质变点。
由此得出的结论是,世界范围的金融动荡,主要来自于这些大型投资机构日积月累的无意识偏差超过临界值引发的蝴蝶效应导致。正是他们对于所谓公允价值的过于自负,导致了市场大周期羊群效应的爆发引爆金融危机。而事实上,这些危机的深层次原因,是由于金融投资机构对于市场信息传播的寡头垄断性质造成的,导致在市场潜在波动率较大时,市场上的主流观点却相对统一。这必然会导致一旦最后是realized volatilityimplied volatility趋同而不是反向时​,市场就要经历崩盘式出清,届时场内资金必然是覆巢之下无完卵。
所以,整治市场偏离的最根本的方案,在于有效约束大型投资机构所传播的市场观点,避免引发羊群效应的扩大化。这其中除了超级强力主权机构诸如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需要发挥中流砥柱作用之外,更需要有效引入,培养壮大新的金融投资机构并鼓励发表具有影响力的市场观点,鼓励市场资金分流,逐步扭转市场资金对于大型投资机构的盲从,并有效规范大型机构的评论,目前美联储在这方面堪称全球典范。以前一直不明白为什么美联储总是会频频令市场爆冷,现在终于明白,这种做法就是为了努力中和诸如高盛、大摩等机构的市场评论给市场可能产生的羊群效应。只有持之以恒地有效约束大型投资机构市场观点的倾向性外加打破大机构的垄断效应才能够有效缓释金融危机带来的灾难性影响,对此尚需持之以恒的努力

本文由玟丽听我讲故事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