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玟丽听我讲故事 > 女性

“图穷匕见”……泰国政权终究还是国王的!

2019-09-09来源:玟丽听我讲故事

当前,泰国政局如我之前专栏文章所预测,几乎快要陷入死局。一方面是以他信阵营为泰党为首的所谓“民主党派联盟”宣称获得下议院多数席位,理应组阁。另一方面是支持巴育连任的军政府影子政党公民力量党凭借超过为泰党五十万张选票的优异成绩,当仁不让。究竟哪一方具备组阁的资格?除了制定规则的泰国选举委员会,恐怕谁也没有发言权。

“图穷匕见”……泰国政权终究还是国王的!

公民力量党宣布选举获胜,拥有组阁权

“图穷匕见”……泰国政权终究还是国王的!

他信阵营宣布组阁

然而,负责选举事务的选举委员会最近一周已经是焦头烂额,被各种烂事破事弄得“声名狼藉”。例如:泰国驻新西兰大使馆早在3月10日就举行了提前投票,结果一直到3月24日下午5时,选票都没能到达选举委员会,最终被宣布为废票。曼谷拉是选区的选民数量竟然还没有选举委员会公布的各党派总得票数多。全国选民的参选率由3月24日公布的65%一跃升至3月28日公布的74%,凭空多出500万选民。这一系列匪夷所思的事件令选举委员会受到前所未有的抨击与谴责。

“图穷匕见”……泰国政权终究还是国王的!

选举委员会宣布结果

最为关键的问题是,就算这次大选票数都是真实的,但各党派最终所获议会席位究竟如何计算,选举委员会至今也遮遮掩掩,语焉不详。各党派自然是按照自己的理解,计算所获席位时就高不就低,比如新未来党就宣布自己获得88个席位。但是,不少媒体通过另外的算法,认为新未来党不会超过85席。这一问题如不解决,组阁之事便无从谈起。毕竟这次大选的两大阵营实力不相伯仲,“民主党派联盟”就算往高了算,也不过255席位左右。因此,算法稍有偏差,几个席位之差,天平便会朝另一方倾斜。

既然没有一方阵营可以获得压倒性优势,选举委员会又效率如此低下,且已逐渐失去其公信力,那么,各政党就没法在公正公平的前提下开展开竞争。随着5月9日期限的渐行渐近,泰国政局却走进了死胡同,究竟会如何收场?

要想知道大选后政局发展前景,最为重要的一点是,需要搞清楚,这次泰国大选的两大阵营之间,究竟斗争的焦点何在?

以为泰党、新未来党为核心的所谓的“民主政党联盟”,自选战开始便试图占据舆论话语的主导权,建立针对军政府的最为广大的统一战线。他们将军政府影子政党及其友党都归为“独裁派”,而将自己这一派都标榜为“民主派”,异口同声、义正言辞地指责军方为独裁者。结果,原本和为泰党根本尿不到一壶里去的民主党也稀里糊涂地被为泰党给收编了。一直在云里雾里看不清形势的阿披实,好像着魔似的,在选举前莫名其妙地宣称与巴育划清界限,令民主党受到选民抛弃而遭遇“滑铁卢之战”。阿披实只能引咎辞职,黯然离场。

“图穷匕见”……泰国政权终究还是国王的!

天底下最傻的人——阿披实

其实阿披实真是天底下最傻的人。一个从27岁开始从政而且担任过总理的政治家,竟然看不穿这只是为泰党和新未来党用来骗小孩子的话语。

“独裁”?巴育军政府哪里独裁了?有人说巴育手中持有“宪法44条”这一尚方宝剑,临机专断,自是独裁无疑。可是,当仔细分析每一次巴育使用44条的背景和动机,发现他没有一条是独断专行的。难道用44条强行推动中泰高铁也是“独裁”?

“民主”?难道选择为泰党就是民主,选择新未来党就是所谓的民主?公民力量党确实是军政府影子政党,但是人家愿意放下身段,尊重规则,参加选战,与其他政党一较高下,本身就是民主精神。再说了,800万将选票投给公民力量党的选民,都是军政府花钱买来的吗?我想他们胆子再大,也不至于如此猖狂。所以,所谓的“独裁”和“民主”,只不过是为泰党、新未来党赢得选战而制造出的话语体系。

我敢肯定,为泰党、新未来党绝对不是因为反对“军政府独裁”而向军政府选战的。他们真正的目标是——泰国国王,或者说是泰国的君主制!新未来党党魁塔纳通,是坚定的“反王派”。他曾是“反王刊物”《同一片天》的大赞助商。他的搭档毕亚卜,曾经是法政大学政治学系教师,曾经组织过“反王”秘密组织,并且在公开场合表示对泰国君主制的不满。

“图穷匕见”……泰国政权终究还是国王的!

塔纳通是“反王派”

而他信之所以反王,其实是在报一箭之仇。毕竟当年曾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泰国总理,却沦为有家不能回的流亡罪犯。此等深仇大恨,有生之年,他信必报。

还记得大选前引发泰国政坛地震的“乌汶叻公主参选事件”吗?其实,乌汶叻是他信处心积虑经营已久的一张“王牌”,不到逼不得已关键时刻是绝对不会轻易出手的。他信和乌汶叻之间的关系是利用与被利用关系。以乌汶叻的脑子,恐怕绝对是想不通他信为什么要推选自己去当总理。那么,为什么他信要推乌汶叻做总理候选人呢?真的如同他接受采访时所说的“要将天举得更高”吗?根本不是。答案只有一个:膈应恶心乌汶叻的弟弟——拉玛十世哇集拉隆功国王。让这个被誉为“神灵化身”的凡人“走下神坛”。

王室历来是超然于政治之上的。王室可以在幕后支持某一方,打击另一方。但是表面上,王室是不能有政治倾向的。王室所有重要成员都应当如此。他信偏偏要打破这个传统,要去闯一闯这个雷池。当乌汶叻公主脱离王室,成为普通人的那天,精明的他可能就已经意识到了她的利用价值。终有一天,乌汶叻公主会被派上用场。而她的终极使命就是让她的王室家族“平民化”。试想,乌汶叻如果当选总理,作为一名普通的政治人物,受人臧否功过,民众自然会联想至她的父亲、母亲、弟弟、妹妹,自然会意识到,那些曾经高高在上遥不可及的“神灵化身”们,也不过是一些凡夫俗子而已。果真如此,泰国君主制也就岌岌可危了。

他信这招真是够绝!不过,正因为绝,也是极险。他信七十多岁了,还能等来几次大选?只待博浪一击,功过自待后人言说。可是,他低估了王的威力。这个当年曾与他信称兄道弟的花花公子,早已非昔日吴下阿蒙。还记得当年,他信刚发迹时,费尽心思巴结王。王想搬进拉玛七世皇宫,他信不惜花费重金帮他把老房子修缮一新,赢得王的好感。

老国王在世时,看出他信暗藏反意,担心他如同昔日政治强人披汶颂堪,对王室不利,便密令军方推翻他信,令其流亡海外。直至新王登基,不少他信旧部还额冠相庆,认为他信回归时机已到。孰料新王似乎早已忘了当年兄弟相称之时,就连他信胞妹英拉也只能逃离王国。所以,当他信冒险使出绝招之时,王深夜下旨,挡住他信攻势,并反手一击,断了他信阵营未来10年的苗子。

有人说,巴育是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说实话,说这话的全是不懂泰国政治的门外汉。泰国政治上曾有一段时期,国王毫无地位,只是个摆设。但是从1960年代开始,国王事实上已经部分恢复了曾经的绝对权力。拉玛九世虽未掌政,但却对政治有着至高无上的裁决权和无与伦比的影响力。拉玛十世,就目前表现来看,有过之而无不及。巴育在拉玛十世面前,只不过是一个打工皇帝而已。

“图穷匕见”……泰国政权终究还是国王的!

打工皇帝“巴育”

巴育是军中“东方虎”派系,深受王恩庇佑,一路仕途通畅。2014年他发动政变,很大程度上便是为拉玛十世王登基铺平道路,保驾护航。所以,时隔5年后,面对他信阵营的凌厉攻势,巴育选择了“报君王恩”,作为拉玛十世的前锋大将与他信的前锋大将苏达拉、塔纳通对阵。

巴育的小兄弟们毫不含糊,该表态时坚决表态,政治极为正确。大选前,各政党举行辩论,为泰党、新未来党表示要削减军费,改革军队,巴育的小兄弟,陆军司令阿披叻通过媒体转告他信阵营,让他们去听一听“大地之负”这首老歌。熟悉泰国文化的人都知道这首歌的来历,当年泰国共产党搞游击之时,曼谷的精英阶层们创造这首歌,将共产党分子都贬作“国家的负担”,认为他们应该“滚出泰国”。过了没几天,阿披叻又带着陆军一百多位将领在军营里宣誓,誓死效忠国王,保卫国家、宗教和王室。如果不是王室遭遇重大危机,想必阿披叻也不会这么费力死磕。

“图穷匕见”……泰国政权终究还是国王的!

陆军司令阿披叻

4月2日,阿披叻在参加王家御卫部队典礼时发表演讲,表示泰国军队捍卫的是泰国至高无上的君主制度,劝那些拿着国家奖学金出国留学,学了一肚子“民主”思想回来的人,千万不要试图对君主制有非分之想。军方的矛头非常明确,他信阵营想要执政,借以对王室形成威胁,门都没有!

拉玛十世国王也没闲着。大选前一天,翻出拉玛九世的手迹,告诉大家,要选“好人”执政,不要选“坏人”。结果发现,虽然“好人”巴育的得票率挺高,但“坏人”他信阵营的支持率也挺高。于是,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从名誉上将他信一扫到底。先是泰国武装部队最高司令率海陆空各军种司令及警察总署总警监集体露面,宣布褫夺他信军事预备学校“杰出校友”荣誉称号,并斥责他信“不知天高地厚”。再是拉玛十世亲自颁下圣旨,撤销他信所有王家勋章。

“图穷匕见”……泰国政权终究还是国王的!

军方高层集体表态

“图穷匕见”……泰国政权终究还是国王的!

他信,接旨!

我明显感觉到,一张早已布下的天罗地网即将收网,用“图穷匕见”来形容最为贴切。

絮絮叨叨,聊了太多。总之,这次泰国选战绝非“独裁”与“民主”之争,而是“保王”与“反王”之争。但是,“枪杆子里出政权”。掌握了枪的国王,无论如何,都会赢得这场战争。他信阵营,经此一役,恐怕又要数十年后才有机会再卷土重来了。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泰国的政权终究都是属于国王的。。。

(本文观点仅为一家之言,欢迎留言讨论)

本文由玟丽听我讲故事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