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玟丽听我讲故事 > 雾霾

这世界本不公平,有人努力都得不到的,有人却在随意辜负

2019-11-29来源:玟丽听我讲故事

我说,那你有没有想过要放弃。

柳叶苦笑说,想过啊,每天都想,白天想着要放弃,

晚上一闭眼,他就又钻进我的脑子里。

柒七的睡前故事

第47期

第一次见到柳叶,是在田老师的诗歌选修课上,其实那次,我本不该见到她。

那次我迟到,正好撞见柳叶站在讲台中央,眼神在台下游离,大声朗诵着徐志摩的诗:

“一生至少该有一次,为了某个人而忘了自己,不求有结果,不求同行,不求曾经拥有,甚至不求你爱我,只求在我最美的年华里,碰到你。”

听完柳叶的朗诵,我觉得徐志摩真是牛逼,能把“单相思”这种憋屈的事情,写得这么文艺而伟大。

从外在看,柳叶是个很普通的女孩,白白净净,但算不上漂亮。

从后来的相处来看,柳叶脸皮很薄,在她面前,什么玩笑都开不得,尤其对男女之间的玩笑,她更是敏感,这玩笑谁要是敢开,她轻则一个月不理那人,重则直接绝交。

并且,作为男生,你要试图撩她,就会感受前所未有的尴尬。

就这样的女孩,偏偏喜欢我院院草娄清。

我和娄清算火锅之交,娄清是四川人,吃辣如喝水,我曾亲眼见他喝过一碗火锅底料。

那本是我们几个男生聚会,娄清非要带着他那个貌美如花的女朋友,结果女朋友输掉游戏,兄弟们要罚她酒,娄清一把夺过酒杯,说,我家小娘子不胜酒力,我替她喝!

兄弟们齐呼,代喝可以,要付利息的。

说着,盛了一碗红汤递给娄清,娄清二话不说,一口闷。

兄弟们看他那架势,顿时慌了神,开个玩笑而已,竟然这么爽快,你要是喝出个好歹来,我们可没钱赔啊。

那天晚上,几位兄弟回到宿舍还不放心,大半夜的还打电话给娄清,问“肚子没吃坏吧。”不曾想,那天晚上,娄清带领我们宿舍打LOL五战五捷。

田老师的诗歌课上。朗诵完,我亲眼看到柳叶非常失落地回到自己的座位。

我就觉得这个姑娘不对劲,朗诵的诗句暧昧晦涩,朗诵完的神情游离苦闷。

她一定是饱受情殇,想借诗抒情。

我们学文的人,对吃喝嫖赌嗤之以鼻,难过想排遣的时候,就写写文章,读一读治愈系的诗文。

一来,是物质匮乏,也就是没钱。

二来,好的诗文,一定蕴含了作者浓烈的情感,平时读来,索然无味,而真正走入作者写作时的那种情感氛围中去的时候,就能感同身受借此消愁了。

柳叶对于娄清的情感,就在她朗诵的诗里。

什么都不求,只求在最美的年华里,碰到你。

田老师的选修课,照例是下课后点名。

田老师说,娄清。

我说,到!

就在我答到的时候,柳叶迅速回头看我一眼,眼神奇怪而凶狠。

看到这样的眼神,我突然一阵心虚。

可不就代朋友上个课吗,凭什么拿这种眼神看着我!要不是娄清拿火锅贿赂我,我才不想来听一群年轻人年纪轻轻的无病呻吟,受罪!

下课后,柳叶直接冲到我面前,问,娄清去哪了?

柳叶那气势,好像是原配在向丈夫的朋友询问丈夫的去向。

我一时有些不知所措,支支吾吾地说,他女朋友今天过生日,两人约会去了。

柳叶眼神里渐渐无光,窗外树叶沙沙地响,也掩盖不过柳叶心碎的声音。

那天,柳叶强行加我微信,跟我说了很多。

她说,喜欢娄清两年了,但两年来,都只是躲在娄清的不远处,注视着他。

所以娄清选的所有选修课,她都会偷偷跑来听。

她也知道娄清有女朋友,但她也想让娄清知道,还有人偷偷喜欢着他,但是她性格内敛,不善表达,或者说,不愿表达。

思来想去,她找来徐志摩的句子,反复诵读,研究每一个字应该赋予的情感,想通过这种方式,告诉娄清,爱情是两个人的事,但爱是一个人的事情。我爱你,但与你无关。

可是那天,娄清找我代课。

柳叶说,用两年,偷偷喜欢一个人,很辛苦。四季在他身边更替,很美;风和细雨轻轻拂过他的身旁,很柔;他牵着她的手的样子,很幸福;但这一切都跟我无关,就像树上蝉躁,池里蛙鸣,构成夏季最不可或缺的元素,但彼此之间,毫无瓜葛。我们在一个时区,却有一辈子的时差。

我说,那你有没有想过放弃。

柳叶哭笑,说,想过啊,每天都想,白天决定放弃,晚上一闭眼,他还是钻进我的脑子里。

两个不相熟的人,聊天不知道该如何结尾。

最后,她说,我能不能做你朋友。

我说,好啊。

柳叶说,那你能不能带我和娄清一起吃顿火锅。

我震惊,就知道她有所企图!她怎么会知道我和娄清经常吃火锅的!难不成,暗中跟踪?想想就可怕。面对这么可怕的女生的要求,我只好先答应下来。

在我的旁敲侧击下,娄清终于想起了还欠我一顿火锅的事实。

在火锅店坐下,刚点完锅底,娄清很沮丧地说,七哥,我越来越不懂穆萱了。

穆萱,就是娄清那个貌美如花的女朋友。听娄清这么一说,我瞬间就来劲了。但是我还是忍住兴奋的心情,假装很关心他似的说,发生什么事了?

就在我十分期待娄清的答案时候,柳叶冲进火锅店里,满头大汗,当机立断坐在了我的身边,喘着气,笑嘻嘻地说,好巧啊!

我心想,巧你个二大爷哦,你则样子分明是哪里听到了风声,狂奔了二里地过来的。

坐在我对面的娄清,一脸懵逼。

柳叶不由分说,向娄清伸出手说,你好,娄清,我叫柳叶,是七哥的朋友。

娄清看着我,脸上分明在说,你蹭饭就算了,居然还带人来?

娄清心情低落,并没有打算搭理柳叶,眼神里对我满是怨恨,柳叶又慢慢把手缩回去,眼神里原本闪烁的欢乐的小火花也渐渐熄灭。

气氛一度陷入尴尬,趁点的菜还没上,我想把柳叶拉走。谁知,柳叶竟拍案而起,对着娄清喊,穆萱给你戴绿帽子了你知道吗。

低垂着头的娄清,和我一样顿时精神抖擞。

我赶紧拉柳叶坐下,娄清说,你把话说清楚。

娄清说这话的时候,质疑中又有些平静,让人浮想联翩。

柳叶奔溃大哭,说,我喜欢你,但是我知道你有女朋友,所以,很多时候我就只能远远地看你一眼。昨天,我在经过南站的时候,看到穆萱在等人,我以为她在等你,就躲在一旁想看你一眼,结果来见她的是另一个男的,他们还一起去了宾馆,呆了好久才出来。

柳叶说,那时候我真的好气,我喜欢你两年了,我自知无法引起你的关注和好感,但我恨,我恨有人竟然这样随意辜负你。

听到这段话,我以为娄清会暴跳如雷,但娄清依旧平静。

此时服务员正好把毛肚端上来,火锅咕噜咕噜沸腾起来,娄清把一块毛肚丢进火锅里,说,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

柳叶说,那你打算离开她吗?

娄清不说话,把毛肚捞起来,嚼一口吐掉说,操,老了!

两个月后,娄清和穆萱分手。

分手后,娄清说,决定离开南京去北京和上海看看。

娄清还说,离柳叶远一点,这个人太可怕了,我和萱萱分手,是她一手造成的,所谓的,撞见萱萱和陌生男生在一起,其实是她一手安排的。

我震惊,想追问,娄清摆摆手说,来不及了,以后再说了,如果可能的话,我打算写本书。

娄清就这样走了,无牵无挂的。

我一会回头,看见柳叶在不远处,看着娄清远去的背影,泪流满面。

柳叶说,七哥,这个世界太不公平了,有人拼尽全力都无法得到的,有人却在随意辜负。

我怒火中烧说,你所谓的拼劲全力,就是设局拆散娄清和穆萱?柳叶,这不是爱,这是占有欲。你不是说,甚至不求他爱你,只要在最美的年华里遇到他就好的吗?如果你真的爱他,应该希望他幸福才对,可他现在幸福吗?都他娘的一副要出家的样子了!

柳叶说,可我受不了有人占有他,又辜负他!穆萱给娄清带绿帽子,是事实,南站那次,只是无数次中的一次而已,而我,也只是想办法让娄清了解真相而已。

说完,柳叶再也不想跟我多说一句,买了张去北京的票。

柳叶总觉得,自己付出一切,拼尽全力,就该得到自己想要的。

娄清觉得,失去爱情的背后,总有阴谋在作祟。

年轻的爱情里,真相和想象复杂地交织在一起,渐渐模糊我们对爱的感觉。

所以多数人分分合合,渐渐将就着在将就中去过自己的生活。

但无论如何,都希望随着时光,每个人都能懂得自己心中真正想要的东西。

本文由玟丽听我讲故事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