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玟丽听我讲故事 > 雾霾

教育实验的先行者|专访东莞「在家上学」第一人

2019-09-11来源:玟丽听我讲故事
城市•人文•藝術


人物|Angel 

采访|赖咸人

撰稿|赖咸人

摄影|实习生 李子君



我远远就认得 Angel ,她不可能记得我。


但当我表达了来意,她还是礼貌地拖长那句「嗨」的尾音,她一边把女儿 Annie 送到今天上缝纫课的布艺店,一边让我到隔壁小吃店稍等她。


「原来是你呀,我好像有点印象。谢谢你毕业了还那么有心」,我在大学时上过 Angel 的英语课,多年未见,瘦削干练的她还保持着以往的温柔语调。

 

我记得当时 Angel 是为数不多让我们直呼其英文名字而不是「李老师」或「Miss Li」的人,挺「鬼妹仔」作风。


她顶着一头蓬松长卷发,时常挂着大耳环,喜欢穿宽松舒服的长裤。从英国曼彻斯特大学修读完教育学硕士学位的 Angel ,建立了一套带有自己想法的教育秩序,但埋在了心里。


Angel(左)在美国交流/受访者供图


只是她现在已经辞掉了在大学里的工作,为此她还和家人发生过争执。家族里有 1/2 的人都从事着教育工作,对于放弃优渥轻松的大学老师一职,家人们不理解。


更不能理解的是,她甚至退掉了女儿 Annie 上幼儿园的学费,决定「在家上学」自己教,一教就教了 7 年。现在 Annie 已经到了快要上初中的年纪,「只要她还想要在家上学,我还能继续教」。 


Angel 是笃定的,一如七年前决定为女儿办退学手续时一样。



让人失望的「体制教育」


决定走「在家上学」这条路,有人支持有人反对。在最「高调」的时候, Angel 甚至遭受过反对者的恐吓。


但在教育第一线,她承认会看得更通透真切,也更坚定,「往往就是我们在最前线的人,才看得清,越看清就越心寒」, Angel 低下头看了一下手指。

 

Angel和Annie/受访者供图


简单来说,她在大学任教时,觉得大学的体制并没有在「育人」,只是在「管人」。


为了不出错,学生和老师都少了很多冒险的机会,把每个学生从棱有角变得人人一样, Angel 相信现有的教育体制「贡献」了不少力量。


她所看到的相当大部分的大学生,对自己人生方向都很模糊甚至没有,这让 Angel 很困惑:「都长那么大了,怎么感觉还没是个完整的人?」


这种强烈的抗拒感在女儿 Annie 满三岁入学幼儿园时更加明晰。Annie 当时就读的是一家私立幼儿园,Angel当时是被开学前学校邀请而至的教育专家的理论所打动,认为这是不二之选。


但开学之后老师的不负责任甚至恶劣的行为,成了Angel「在家上学」的直接动因。「老师当着全班学生的面,把一个憋不住尿的男孩的裤子脱了,还叫全班同学一起取笑他」,Angel说起这件事,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3岁的Annie回家拿湿裤子打毛公仔,她不懂表达,但觉得不应该取笑那个男同学,同时又觉得老师的话不该违抗。焦灼的表现被 Angel 留意到了,她记得 Annie 在说这个故事时,哭得满脸通红。


小时候的Annie经常去工厂参观体验/受访者供图


Angel甚至连转学的念头都没有,「大学生算是这条线最后产生出来的结果,这个结果我不喜欢」,她把自己以及这条教育生产线称为「机器」,「我不喜欢这台机器,为什么还要做这台机器」,而女儿 Annie 值得更合适的教育方法。

 

这也是她要在家上学时对家人说的「辩词」, Angel 说,每个父母都想给最好的东西给子女,选择退学自己教,我起码不会害她,会用心对待。


在美国当地的「在家上学」小组互动/受访者供图


从体制教育出来的 Angel 结果要与体制抗争,这暂时不能评价对或错,至少是勇于「吃螃蟹」。每种教育方式都不完美,体制教育不一定是最好,在家上学也不一定是不好。

 

Angel踏出了那一步,现在的头衔是「东莞在家上学第一人」。她不好意思地摆了摆手,「东莞从最初只有两三个家庭(在家上学),到现在有 30 多个,我的确是坚持得最久」,对于这个称呼,有些孤芳自赏的无奈。



在家「低效率」上学


来问 Angel 意见的家长有很多,她还为此还特地组织「育儿乐群」开办咨询讲座,但能 100% 认同的人却少之又少。「通常她们都会说『对啊你说得对,不过......』,一有这个『不过』就基本不用想了,走不下去的」, Angel 已经听过太多这样的话。


与大部分家长大相径庭的是, Angel 从一开始让女儿在家上学时,就表现得毫无犹豫:「就咁做!」(就这样做)

 

把在家上学的课程安排好,是最迫切的事。


Angel 在外国订来很多「在家上学」的书,连参考文献都没落下的她,最终发现了美国 Bridgeway Academy 机构,可以提供学习的系统和教材。


采访当天,Annie正在上缝纫课


「我们都是上午上课,下午在课外玩」, Angel 很注重孩子的品行家风和身体健康,很相信美国政府那套:「你可以homeschooling(在家上学)甚至unschooling(非学校教育)都没问题,但有些指标要达到。比方说每周要日晒多长时间,做心跳 150 下以上的运动多少次,等等」。

 

上午分别是语数英历史,上两个半小时;下午有游泳、网球、小提琴、缝纫、马术等丰富的课程。「周五我们会一起清洁,周日是家庭日,这些其实都是上课的内容」。


Annie课程很丰富/受访者供图


Angel 说其实生活每发生一件小事都是女儿 Annie 的课室,「比如奥运会啊世界杯啊,我们其实就在上地理课运动知识课;家里买车了就会顺便学车标学国家」。身为基督教家庭,每天也有研读《圣经》的指定动作, Angel 最希望女儿学会的是「感恩」。

 

比体制教育轻松且缓慢的课程,曾经遭受过当数学老师的妈妈的质疑:「为什么三年级还用颜色笔涂涂画画?为什么三年级只提到一丁点乘法?」。


Angel 承认,这一切都比较「低效率」,但知识的接收快慢并不是她最在意的事,反而她觉得多留点时间去陪伴父母、自己发呆,人才会生长得稳健。

 

学习轻松不代表不用考试, Annie 每年都要做美国机构的试题,目的是为了知道自己的水平。


「美国机构的试卷是一个题库,可能一到八年级的题目都有。因为考 100 分不代表你全面能力满分,考 50 分也有可能是老师出的题目刚好你有一半不会做」,所以全方位的题库,有助于学生循序渐进地摸底。


「在家上学」的教材/受访者供图


「美国(在家上学)考试制度的题库是1-8年级都在一起的。不管Annie是哪个年级,每次考试就出现四年级的题目。错一题,下一题会更简单。对的话,下几题会平衡水平地多几个不同题型出现。这样的考试系统,慢慢地把学生真正水平摸索出来,很人性化」。

 

说起考试, Angel 难得形容为「得意」。因为这些考试是「四不考」:太饿时不考、睡眠不足不考、情绪不好不考、生病也不考。


要尊重包容学生就意味着牺牲了培养他的勤勉和面对困难的能力, Angel 笑了一下,都是有利有弊。



那些都不是终点


公众号「在家上学联盟」里,有宣扬孩子通过这种方式获得了国外一流大学的录取,证明在家上学不比体制教育出来的孩子差,但Angel对这些没有欲望。


Annie曾说希望长大后能在街头边演奏小提琴卖艺,边环游世界和教会里的弟兄姊妹一起生活,Angel非常支持。

 

Annie经常跟着家人四处旅行增广见闻/受访者供图


学历、学位、工作,都不是她对女儿的终极要求,她更希望Annie拥有懂得感恩的品格。


「如果她一直把读书和赚钱当成最重要的事,连探索这个世界的时间、精力和好奇心都没有了,谈何感恩?谈何爱?这个社会太功利的话,只会越来越冷漠」,Angel眼眸里有期待。


Annie与家人感情亲密/受访者供图


香港电台《铿锵集》曾播出一个小时关于「在家上学」的访问,里面也问出了很多人的疑惑。


Angel也就这些问题回答过很多次:「费用算下来其实和多不了义务教育学费很多,而且我们错峰出行、在家吃饭,我还觉得为保护地球资源出了一分力量;社交能力不会很弱,我们还是会出去交际,去教会聚会、在街上做问卷调查等等,我觉得起码她能自如沟通表达;现在有很多网络课程和教材,只要找准学习系统,家长就算不会教,负责记录子女的进步和闪光点就好了......」。


Angel甩了甩手,说大家问来问去都是这些问题,决心大了自然会寻求方法,迎刃而解。


Angel一家重游英国求学故地/受访者供图


这集节目的播出,源于香港在 2016 年时申请「在家上学」合法化成功,Annie是其中一名得益者,因为她是在香港拿的「出世纸」。


但Angel并没有因此而置身事外,她说大陆地区只要仍是灰色地带,她就仍做好了上法庭抗争甚至会失败的准备。这几乎是我第一次感受到想改变社会的先锋分子,喊出了悲观但又理智的「口号」。

 

最后我问,你为什么愿意那么高调接受访问?


她回答,我不想女儿觉得我们在做一件错的事。



赖 咸 人

上半身陶醉

下半身颠沛


推广/活动:
朱小姐 13790292173 (微信与电话同步)
本文由玟丽听我讲故事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